每年上半年的5、6月,是新人们举行婚礼的高峰期,也是婚庆行业的旺季。但是今年,由于疫情影响,婚庆典礼的节奏被打乱,很多新人推迟或取消了婚礼。对于众多婚庆行业从业者来说,在原本最该“高歌猛进”的阶段工作却被按下暂停键,他们面临怎样的局面,又将如何度过这段特殊时期?

业务量腰斩

往年这两个月,正是丽娜最忙的时候。正常情况下,她的工作室一年能接200场左右婚礼,大部分都集中在上半年的5、6月和下半年的9、10月。可是今年,原定在4月和5月的婚礼一场都没有举行。

“在婚庆行业,基本上上半年的收入都指望着5月和6月,要利用这两个月把之前几个月淡季的支出给平了,还要保证利润。今年就别指望了,大部分婚礼延期,也有一部分因为准新娘怀孕或新人身在国外而取消的。”北京三只熊婚礼工作室主理人丽娜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

除了婚礼策划公司,与之衔接的上下游企业和人员也处于“业务荒”状态。“春节之后一场婚礼没接过,每个月只有两三场小型的宝宝宴、求婚之类的。”北京共和舞美婚礼执行创始人张程向中国商报记者介绍,其公司专门服务于婚礼公司、工作室或独立策划师,主要做一些场景搭建、道具布置、现场执行业务。

在北京做了六年婚礼主持人,郭凯难得享受了一个清闲的五一假期,以前从4月底开始一直到5月中旬,他基本上每天都要主持一场婚礼,而今年他在婚礼主持方面的收入却为零。“要是没有疫情影响,光北京的婚礼就可以排满5月份日程,现在开始接外地的单子,山西、安徽都去过。”郭凯的同事,同为朗艺北京团队主持人的张兆丰对记者说。

原定的婚礼推迟、取消之外,还让这些婚庆从业者着急的是,出于谨慎,一些有意向在下半年举行婚礼的新人并不急于签订合同,导致婚庆公司上单量有限。

记者采访发现,由于上半年业务量“腰斩”,婚礼将在下半年“扎堆”举行几乎是业内人士的共同判断。能在“寒冬”之后迎来一个爆发期是很多从业者的期盼,不过他们同时也担心,在酒店、婚庆公司承办能力既定的情况下,扎堆办婚礼也容易造成爆单、挤兑的现象发生。

从业者积极自救

那么在鲜少有订单的这几个月,婚庆行业从业者们都是如何应对的呢?

5月8日,位于北京顺义的爱菲亚婚庆公司在河北承德承办了今年的第一场婚礼。该公司负责人王亚征告诉中国商报记者,他们的“主战场”其实是顺义,一般情况下不用接京外的单子,但是在业务量为零的当下,他们的触角开始延伸到北京以外的地区。“我们要从北京过去,时间和人力成本都增加了,整场婚礼算下来挣不了多少钱,但总比不挣强。”王亚征表示。

作为公司老板,王亚征直言目前压力很大。因此,维护客户之余,他还在朋友圈做起了微商,“让手里边有点活钱,稍微补贴一点”。

企业老板努力维持经营,而对于婚庆行业中的个体,则利用专业技能开拓新的收入空间。

郭凯向记者介绍,疫情期间,整个婚庆行业基本处于停滞状态,有些人就开始琢磨应该利用这段时间去干点什么。“比如有的花艺师会琢磨着设计一些新的花束设计,通过微商渠道卖出去;有的摄影师尝试给抖音主播拍视频、写文案......反正就是不让自己闲着,一定要动起来。”郭凯表示。

记者了解到,在这段特殊时期里,很多婚庆行业从业者都选择线上作为第二生存渠道。发抖音、开直播、做培训等,利用线上渠道做好营销和宣传、吸引流量,争取在婚庆恢复正常时获得更多客户和机会。

当然,这段特殊时期给人们带来的也不光是“手停口停”的焦虑感,也有人利用这段好不容易空闲下来的时间修炼“内功”。“我基本上把平时想学又没时间学的东西都学了,每天练声、给学生线上培训主持课程、健身之类的,其实这段时间是一个很好的沉淀期。”张兆丰对记者表示。

扛过去就是胜利

不论是开直播、做微商,还是修炼“内功”,记者接触到的每位婚庆行业从业者都在以各自的方式努力“扛过”这段特殊时期。

“从某种程度来说,婚礼是刚需,只是暂时取消,大多数人肯定还是会办。现在的低谷不论对公司还是个人都是多重考验,就看谁能扛下去,挺到最后。”张程告诉记者,整个行业的“冷却”状态已经持续了三个多月,现在已经过了自己最焦虑的阶段。“最着急的时候应该是3月份,那时候4、5月的订单都在往后改,疫情的趋势也不太明朗。现在心情很平静,可以说已经看到曙光了”。

那对于北京来说,今年婚庆行业何时能恢复正常?在受访的从业者中,有人持乐观的态度,认为6月之后婚礼订单就可以陆续进行;而持保守观念的人认为,行业将在下半年9月份迎来“复兴”。

“疫情给整个婚庆行业从业者造成了损失,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也对从业人员进行了筛选,给真正有能力、用心经营的从业者带来机遇。最终坚持下来的,以后一定会活得更好。”郭凯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