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人们夜间外出休闲娱乐的意愿明显增强。

烟火人间,饮食男女。疫情期间,餐饮业曾受到严重打击,如今,一直没等来“报复性消费”的餐饮店老板们又看到了怎样的希望?

烧烤供应火锅店在烧烤的带动下,热闹了起来

对于都市白领来说,下班后可以不再拘泥于紧绷的一步裙和系紧的领带,三五好友围坐在小方桌前,一口肉串一口冰镇啤酒,成了夏夜最爽的时刻。

正吃得满嘴流油的王先生告诉河南商报记者:“烧烤就要在露天的环境下吃才过瘾,坐在屋里吃味儿不对。”

食客吃得爽,老板的心里更爽。

“在夜经济的带动下,我尝试在火锅店的基础上增加烧烤,店里的客流量明显提高了,看着食客们吃得那么热闹,即使熬夜我心里也美得很。”成都六扇门火锅店负责人鲁伟看着大快朵颐的食客们,十分高兴。此时的食客并不知道,一个月前的鲁伟,真想自己躲在厨房哭一场。

2019年底,鲁伟的“成都六扇门火锅店”开张了,本想在年底火锅旺季大赚一笔,谁承想刚开业没多久就遇到了新冠肺炎疫情。

疫情期间,鲁伟曾想过转型做外卖,但他又十分清楚,只靠刚开业时的那点顾客基础是无法支撑起外卖,进而支撑店内开销的。

或许是因为附近的居民疫情期间太久没下馆子了,在刚恢复堂食的第一个星期,他的店确实迎来了一波“报复性消费”,但没多久就凉了。生意最惨时,中午没人,晚上也就一两桌。这种情况不仅出现在鲁伟的火锅店,附近的饭店也是一样萧条。

那段时间,鲁伟经常跟附近店面的老板说:“要不咱几个来我这聚一桌喝酒吧,别在店里待着了,看着难受。”

为了活下来,出生在东北的鲁伟就在店里推出了东北烧烤项目,“先卖一段时间试试看吧。”

三天的时间里,烧烤桌从2张变成了15张,顾客从一晚上2桌,变成了晚上10点后仍有6桌火锅加上15桌烧烤。

这热闹的景象,不仅让鲁伟开心不已,也让旁边卖小笼包子的餐店老板乐开了花。曾经一到晚上就空无一人的停车场,如今停满了食客的车辆,之前10点就关门的那家饭店,如今10点半了依旧灯火通明。

烧烤的香味,是“勾引”馋虫的秘密武器

若你在英协路附近的写字楼上班,或是住在附近的小区,那你一定见过厨乡大煎包这家店。

这家店的早、中、晚间,售卖水煎包、胡辣汤、八宝粥、卤面、焖面、蒸菜、凉菜和中午的各式炒菜。

夏季来临后,店里顺势推出了烧烤餐品。

门口的小窗一开,架上烤炉,香味四处散开。路过的行人闻见烤肉的香味,看见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食客,肚子里的馋虫难免就被勾了出来。

对于厨乡大煎包来说,新增的那几张烧烤桌虽然接待不了太多顾客,但对馋虫们来说是杀伤力最强的诱饵。于是从傍晚6点起,烧烤的小哥便一分钟都闲不下来,忙得不亦乐乎。

小小的烧烤桌,在月色朦胧下带火了晚餐和夜宵生意,看得其他餐饮店老板羡慕不已。

共享店面

不卖胡辣汤时,店面租给别人卖晚餐、夜宵

河南商报记者在走访中发现,中原区的逍遥镇高国强胡辣汤店,门前原本取胡辣汤的窗口,到了夜晚就会被分为三部分,分别售卖粉浆面条、铁板鲜鱿鱼、烧饼夹菜。

据卖粉浆面条的黄女士介绍,这家胡辣汤店中午1点钟结束营业以后,就将店面租给他们来做晚餐、夜宵生意。

黄女士说:“早餐生意客单价低,如果只靠一早上卖胡辣汤的营业额,支撑店面压力会很大。而且做早餐的人起床很早,几乎没有精力再做晚餐,把店面分租给我们后,既减轻了他们的压力,也降低了我们的创业成本。”

疫情刚缓解的那段时间,到了晚上,附近的居民并不乐意出门散步。天黑以后街上空无一人,这让黄女士的生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如今,晚上9点钟以后,这里还热闹得像晚上7点钟饭点儿时候的样子,“现在路过窗口的顾客,不少都会停下来买点什么。”

生意逐渐转好,黄女士对未来充满了信心。租户生意好,作为房东的胡辣汤店老板压力也随之减小。他们一家可以专注主业,在清晨用一碗碗热气腾腾的胡辣汤为即将开始工作的人们加油打气。

双店运营

商场的广场上,多了个店面的“分摊儿”

夜经济下,临街店铺生意陆续恢复,商场里的商户也开启了“一店双运营”模式——白天商场内,夜晚广场上。

在公园茂内经营冷锅串串的商户邵小婕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公园茂广场上卖小吃的商户,基本上都是在公园茂内经营的商户。”

邵小婕白天在商场内经营小吃店,傍晚让员工留在商场内看店,自己就去商场门口的广场上卖串串。“晚上商场外的这几个小时,能抵得上白天店里一天的收入!”

一天超过12个小时连轴转,邵小婕说:“累是肯定累,但是看着火爆的生意,累都不算什么了。”

与邵小婕情况类似,薛宁辉的烤串店,也开启了“一店双运营”的模式。夏季的夜晚,一口咬在被孜然和辣椒面儿裹着的烤肉串上,一阵风吹来,香味都要把隔壁小孩馋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