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海南日报记者 李梦瑶

“快抬头!”几天前,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霸王岭分局管辖的红河谷片区,一只雄猿突然出现在帐篷正上方,这让海南长臂猿监测队队员谢赠南不禁低声叫了起来。

原来,小家伙是被监测营地附近的一株桂树吸引而来。

“食物在哪里,猿群就往哪里去。”拥有12年护猿经历的谢赠南说,寻找海南长臂猿的踪迹,最有效的办法之一是蹲守在它的“粮食”林附近。近年来,专家们展开监测研究,逐步摸清了海南长臂猿的“食谱”与进食习惯。

正在进食的海南长臂猿。 海南日报记者 李天平 摄

长臂猿最爱吃肉厚多汁的果实

桂树果是海南长臂猿爱吃的食物之一,但在广袤的霸王岭片区,这并不是它们的首选。

“海南长臂猿最爱吃肉厚多汁的植物果实。”中山大学博士生钟旭凯在参与海南长臂猿调查时发现,桑科的各种榕树,无患子科的野荔枝、海南韶子,漆树科的岭南酸枣,八角枫科的八角枫,五加科的鹅掌柴,椴树科的破布叶,山榄科的桃榄及蓝果树科的华南蓝果树,都是猿群经常光顾的“粮食树”。

海南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相关科研人员曾于2009年撰文分析,海南长臂猿喜食的植物有35科68种。然而有关单位2020年底开展的一次调查显示,目前海南长臂猿喜食的植物有55科91属141种,以桑科、番荔枝科、樟科、大戟科、桃金娘科、椴树科为主,其中桑科的种类最多。

“长臂猿喜食的植物种类大幅增加,得益于‘海南长臂猿物种保护与栖息地恢复建设项目’的实施。”海南省林业局(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公园处负责人洪小江介绍,自2005年以来,海南通过恢复天然林、改造次生林,陆续改造修复海南长臂猿栖息地5000多亩,其中2005年至2008年对南七河3000多亩人工林进行改造,种植各种海南长臂猿喜食的乡土树种超过30万株,有效保障了5群35只海南长臂猿的食物供给。

喜食树种种类繁多且数量充足,可见根本不用担心小家伙们的吃饭问题。

5个猿群“粮仓”大小不一

在霸王岭片区斧头岭区域,有好几处海拔较低的沟谷长着野荔枝。每年五六月,挂满枝头的荔枝开始长熟变红,这些沟谷就成了猿群觅食的主要据点。

“如果挂果量很大的话,它们会在这里蹲守好几天,直到把树上的荔枝吃完为止。”海南长臂猿监测队队长李文永说,每年冬天,霸王岭片区的植物果实相对稀疏,这成为海南长臂猿觅食的困难时期。

“口粮”供给量存在季节性波动,5个猿群所拥有的“粮仓”大小也不太一样。

由海南大学教授杨小波牵头的调查小组通过摸底调查发现,A群栖息地内的猿食植物种类最多,达80种;B群栖息地内的猿食植物种类最少,仅有27种。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就连去年刚刚成立的“小家庭”E群,其栖息地内的猿食植物种类也显著多于B群、D群这两个“长老级”猿群。由此不难猜测,寻找更多的猿食植物,或许正是海南长臂猿扩散到新栖息地的核心因素。

为了饱腹,猿群一方面需要到更远的地方寻找食物,另一方面也会寻找植物的嫩叶、花和少量的动物性食物作为替代食物,如飞蚁、虫蛹、蜘蛛、鸟蛋等,可见它们并非“素食主义者”。

“与大大咧咧的猴群不同,海南长臂猿从不浪费食物,总是摘一个吃一个,只采食熟果,没成熟的绝不碰触。”李文永观察到,海南长臂猿与人类的一个相似点是,它们在进食时会坚持“女士优先”的原则,“母猿尤其是带着幼崽的母猿会先吃,公猿在一旁戒备,待母猿吃饱后,才轮到公猿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