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教育厅近日就人大代表丁杭缨《关于在浙江省推广“父母持证上岗”的杭州上城经验的建议》答复称:浙江一些地方借鉴杭州市上城区“星级家长执照”做法,基于数字家长学校学习数据,对“父母持证上岗”进行了有效探索,省级层面也在做积极尝试,浙江数字家长学校自2020年在“之江汇”教育广场平台开通以来,已向全省参与数字家长学校学习的家长发放学习电子证书22万份。计划2021年秋季学期开始,将在浙江数字家长学校试行家长学习积分制,待时机成熟时在全省推行。

所谓“家长持证上岗”,并非让家长有一纸职业资格证书才能当家长,它更像“微信运动”一样,虽然你在朋友圈中取得的名次没有实质意义,但可以让你有成就感和上进感。特别是在网上社交无处不在的时代,它可能让一些家长由晒娃转为晒证书。这有利于潜移默化地提升家长的亲子教育观念,让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起到1+1>2的效果。

“家长持证上岗”不是新鲜事,2012年,复旦大学就启动了“爸妈上岗证”项目,开展6个月理论学习实践培训;广东中山自2014年就开始探索创新家庭教育,推行“雁阵飞”家长互助组织培育计划;2015年10月11日,教育部面向教育系统颁布《关于加强家庭教育工作的指导意见》,将指导家庭教育工作正式列入教育系统工作序列;2017年5月16日,“星级家长执照”学习平台首先在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内推广施行。但从实践来看,虽然各地都零零星星地出现了一些线上线下的家长学校,但很少发展到省级层面的大规模推动。

2017年9月,《北京市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提出,全市中小学要建立家长学校,实现建校率达100%。这是全国第一个省级层面全面推动家长学校。如果说北京主要还是集中在线下,那么,2020年1月,“上海家长学校”的成立,则更多发挥了线上优势,而且家长服务热线以上海为中心,辐射长三角及周边省市地区。此次浙江数字家长学校试行家长学习积分制,为在全省推行做准备,既是对杭州、北京、上海经验的借鉴,也通过自身的创新,照顾到了家长的不同需求,体现了家庭教育资源的权威性、针对性、公益性、无围墙等特点。比如,加强0-3岁儿童养育指导,就是与时俱进的表现。

现在教育的很多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家庭教育惹的祸。正如中国家长教育研究所所长齐大辉所说的“三无家长”:迎接一个新生命到来时没有知识准备,是“无知”;在孩子的成长中没有科学的教育方法,是“无法”;当孩子进入叛逆期,家长无法与孩子沟通,就只剩下“无奈”。占全了的“三无家长”可能只是少数,但占其一其二的并不算少。当事倍功半的家长简单地把责任全部推给社会和学校的时候,也让社会和学校消耗更多资源。从这个意义上说,“家长学校”的存在,也算是提供了一个学习亲子教育技能的选择。

家庭是孩子人生的第一个课堂,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正确的家庭教育是父母送给孩子最好的礼物。帮助孩子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迈好人生的第一个台阶,需要家长不断地学习形成科学的教育理念,而塑造学习型家长,公共服务也可以做出自己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