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的频繁发力,让职业教育成为名副其实的风口。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到,鼓励上市公司行业龙头企业举办职业教育等信息。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此前一天,“六成职校生不愿当蓝领”的消息刚刚登上热搜。

理解这一矛盾,还要一分为二。职业教育风起于2019年,彼时国务院颁布《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明确提出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的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那一年也因此被称作职业教育改革元年。

“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职业教育前途广阔、大有可为。”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一语定调。

当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当产业升级不断加快,自然也对人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突破“卡脖子”技术所需的高精尖人才固然重要,但数以亿计的高素质技能人才同样重要。

一直以来,德国有效运作的职业教育体系都被认为是支撑德国制造业发展的根基,对中国来说也是一样。

但我国面临的问题却是,高水平技能人才的稀缺和紧俏。“学历是第一块敲门砖”的观念根深蒂固,在重学历轻技能的传统思维里,人才鸿沟越来越大。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约四成企业反映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招工难,尤其是一线普通工人、高技能人才以及技术工人最紧缺。即便是职业学校,也容易出现“六成职校生不愿当蓝领”的局面。

说到底,年轻人止步制造业,不只是职业教育的“锅”。部分压力源于社会的成见,长久以来“考不上本科去读高职”的说法,形成了职业教育“低人一等”的舆论环境,职业院校校名“去职业化”与用人单位有形无形的门槛又往往强化了这一观念。

回归现实,发展前景不好、工作环境差、工资低等系列因素又似乎印证了“职业教育低人一等”的说法,职业教育仿佛陷入“被轻视”的怪圈。

打破成见,是职业教育“大有可为”要迈过的第一道坎。而除了这个观念上的“软肋”,教育水平参差不齐,优质职教资源供给不足便是职业教育遇冷的“硬伤”。

解决这一痛点,需要全社会的投入,政府、行业、企业,缺一不可。让年轻人留下来,靠的是诚意,不是画饼。资质认证、福利待遇、工作环境、职业认同,桩桩件件都不能掉以轻心。

至于真正成功的职业教育是什么样子的,如果非要设定一个目标,大概可以概括为:当那些接受职业教育的学生,不再是因为考不上本科无处可去的被动接受,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主动选择。

我们大力发展职业教育,让更多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正是顺着就业市场发出的信号,对传统主流职业路径选择的反思与再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