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融春光中,乘消费券之东风,多地购买力正稳步回暖。

如本轮消费券首发城市南京。3月23日,南京市揭晓以发放消费券形式促销费“成绩单”,3月18日至3月22日,南京市共使用电子消费券34522张,总消费金额942.93万元,除去电子消费券抵减金额外,带动消费金额613.16万元。

仍在攀升的消费金额充分诠释了消费券应有之义:当经济不景气导致社会消费明显减弱时,用于提振消费能力与推动经济复苏。

回顾3月13日南京官宣“超3亿元消费券!发!”时,瞬间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目光,更有网友表白称,“南京3.18亿元消费券刺激消费,真令人垂涎,希望我们的城市也有这样的好政策。”

如今,网友的期待渐成现实,逐步释放的消费券乘数效应正引来更多跟进者。

在南京揭晓促消费“成绩单”的当天,浙江桐庐启动“爱上桐庐”消费嘉年华活动,3月23日—4月10日,桐庐县政府将发放不少于50万张的消费券,总价值1000万元,包括红包、乐食券、好宿券、欢游券、嗨购券和地道滋味券等。桐庐县商务局局长钟关贤称,预计通过这项活动,可撬动桐庐2亿元消费市场。

据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3月以来,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消费的影响,全国已有十余个省区市相继推出消费券鼓励文旅、餐饮等消费,希望尽快形成现实购买力,推动服务业全面复苏。其中,除江苏南京发放3.18亿元消费券外,更有大手笔,如浙江省将推出总计10亿元文旅消费券。消费券的形式也更加多样化,如广州、长沙开始补贴汽车消费;河北、四川等地鼓励发放消费补贴。

在地方政府争相发放消费券的同时,陆续也有企业加入其中。在北京市日前举办的“防疫保供网上行”促消费活动中,北京商务局联手300家企业发放1.5亿元消费券。腾讯也于近日宣布推出消费券,目前已在青岛市城阳区率先上线,下一步将支持更多省市发放。

当前,消费冲击明显大于供给冲击,具备发放消费券的基本条件,那么,以发放消费券形式促消费,是否会在全国推广?就此,国家发改委就业收入分配和消费司司长哈增友日前强调,地方出台政策要把握好两点:一是地方财政承受能力;二是让市场主体和广大人民群众真正受益,真正把好事办好。因此,各地应量力而行,仔细研判,找准适合自身的促消费路径。

打出消费券这张牌之后,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坐等报复性消费大潮来袭。事实上,从国内外以往发放消费券的实际效果来看,在促消费扩内需这场“持久战”中,消费券仅仅能够发挥强效催化剂的作用,虽然有助于迅速促进消费回补与潜力释放,形成明显的短期刺激,对拉动地方经济增长确实具有重要作用;但是就目前来看,对于大多数消费者来说,其消费的增加与减少主要取决于其预期收入的变动,仅凭消费券无法稳定消费预期,这些发放出去的消费券能在多大程度上转化为真实消费,尚待时日才能作出效果评估。

此外,需注意的是,如果通过消费券刺激后,消费增速逐步赶上、甚至高于工业生产等供给增速,要及时考虑消费券的退出问题。

市场为之振奋的消费券,也并不能成为治愈疫情之下消费疲软的灵丹妙药。除消费券之外,比促消费更为重要的是,通过短期政策与中长期政策相结合,因地制宜加速构建扩大消费长效机制,逐步形成刺激终端消费—促进企业扩大再生产—企业用工增加—居民收入提升—进一步增加消费的良性循环。

意识到这点,已有地方政府打出促消费“组合拳”,但要打得好,还需拳法灵活,善于从新行业、新业态、新模式中挖掘消费潜力,因地制宜打出新套路。比如,线上线下融合等新消费发展模式及文化旅游、邮轮旅游、购物商圈、绿色智能产品、医疗健康、教育等消费场景有望成为下一个发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