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四川仍稳居全国经济前6位,受疫情影响,湖北全国7强的位置被福建取代。此外,贵州、湖南等13个省份上半年经济已实现正增长,明显好于-1.6%的全国平均水平。

21世纪经济研究院特约分析师李燚

22个省区市经济半年报已经出炉,恢复性增长趋势明显。

据21世纪经济研究院统计,截至7月21日,全国已有北京、内蒙古、吉林、浙江、安徽、江苏、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四川、重庆、贵州、云南、陕西、青海、宁夏22个省(区、市)公布了上半年经济成绩单,增速较今年一季度均有不同程度加快。

从经济恢复程度看,贵州、湖南等13个地区上半年经济已实现正增长,明显好于-1.6%的全国平均水平;从经济总量看,广西等16个省份上半年GDP已超万亿元。

GDP十强班底或调整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改写了今年上半年区域经济版图。

从已公布的22个省份上半年经济成绩单看,GDP超2万亿元省份的地位难以撼动,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四川多年稳居全国经济前6位。

其中,广东继续保持总量第一,上半年GDP为49234.20亿元,江苏为46722.92亿元,是目前仅有的两个半年GDP超4万亿元的地区。

山东经济居全国第三,今年上半年GDP为33025.8亿元,经济增速同比下降0.2%,降幅比一季度收窄5.6个百分点。但因去年经济数据修订,山东经济已重回3万亿俱乐部,与广东、江苏经济差距拉大。

目前,2万亿俱乐部的地区仍然是3个,分别是浙江、河南、四川,名次稳定在全国第4-6的位置。其中,浙江上半年GDP为29087亿元,同比增0.5%;河南GDP为25608.46亿元,同比下降0.3%;四川GDP为22130.27亿元,同比增0.6%。

对经济总量在1万亿-2万亿元的地区而言,今年变化尤其多。首先迎来变化的是受疫情影响最重的湖北,今年上半年湖北完成GDP总量达17480.51亿元,已恢复至上年同期的八成,经济增速同比下降19.3%。受此影响,湖北今年上半年GDP没有像往年一样停留在全国七强的位置,被福建取而代之。

在今年福建、湖南相继修订2019年季度GDP后,福建去年上半年经济已经超过湖南、河北,跃升至第8位。今年上半年又因湖北的意外掉队,福建GDP冲到全国第7名,今年上半年完成经济总量19901.39亿元,比湖北高出2420亿元。

紧随其后的是湖南,目前暂居全国第8名。今年上半年,湖南GDP为19026.4亿元,同比增长1.3%,比一季度回升3.2个百分点。

因目前河北、上海还未公布上半年经济数据,安徽暂居全国第9名,上半年GDP为17551.1亿元,同比增长0.7%;湖北为17480.51亿元,刚好落在全国第10的位置。

不过,这一排名可能只是暂时的。在多地今年陆续修订2019年季度GDP后,上海去年上半年GDP提高至17737.77亿元,河北减少至16319.51亿元。也就是说,上海去年GDP已超越河北,挺进全国前十。这也为湖北能否站稳上半年全国GDP十强的位置,增添了几分不确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西南省份今年上半年异军突起。得益于经济由负转正增1.5%,贵州上半年GDP达到7985.53亿元,反超内蒙古281亿元,暂居第17位,同期内蒙古GDP为7704.1亿元,较去年下降3.8%。贵州的邻居广西上半年首次迈进万亿俱乐部,GDP达到10206.04亿元。

过半地区经济正增长

与今年一季度全国仅西藏经济正增长相比,目前公布数据的22个地区中,有13个地区上半年经济已实现正增长,显示出经济加速复苏的势头。

其中,经济增速遥遥领先的地区,多位于中西部,尤其是贵州、湖南、宁夏、青海等4省区,上半年经济增速均在1%以上,居全国前列。

为什么这些地区经济能率先反弹?

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中西部地区地处内陆,外贸在经济中的比重不高,受疫情影响较小。今年一季度,贵州、湖南的GDP降幅都在2%以下,远远低于全国平均降幅,为上半年经济较快恢复奠定了基础。

更重要的支撑因素是工业的强势反弹,以贵州为例,在投资、消费、进出口仍下降的情况下,贵州上半年经济增长1.5%,遥遥领先其他地区。当地统计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今年前2月贵州规上工业增加值曾骤降10.9%,但自3月开始,贵州工业连续4个月正增长,到上半年转正增长1.4%。其中,烟草制品业增长7.6%,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实现增加值比上年同期增长7.0%。

青海、湖南也不例外。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及一系列复工复产、减税降费政策措施成效的显现,当地工业从3月开始已连续4个月实现正增长,工业反弹时间要早于部分沿海城市。抗压力更强的大中型工业企业,成为当地稳增长的主力。上半年青海国企增加值增速达到29%,贵州大中型工业企业实现增加值也不降反升,增长了4.6%,进而带动中小企业复工复产。

沿海地区经济发展形势又有不同。21世纪经济研究院发现,今年上半年,浙江、广东、江苏等沿海省份的二产均未走出负增长,但三产均逆势反弹。

以浙江为例,今年上半年其二产下降2.0%,但三产增长了2.5%。据当地测算,在浙江上半年0.5%的增速中,服务业拉动生产总值增长1.3个百分,其中金融业、房地产增速达到11%、4%。

总体来看,已公布上半年数据的22个省份中,贵州、湖南等4地经济增速快速回升至1%及其以上,江苏、浙江、福建等9地经济增速已转正,但增幅都在0-1%之间,此外仍有内蒙古、海南、北京等9地经济还处在负增长区间。

值得注意的是,对同样遭遇疫情反复的吉林、北京而言,吉林恢复进度显然要更快。在全省项目建设如潮涌的形势下,上半年吉林经济只下降了0.4%,经济增速已连续两个季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同期,投资增速猛增到7.8%,成为22个地区中投资增幅最高的地区。

而一季度“受伤”最深的湖北,同时也是经济反弹力度最大的地区。上半年湖北经济虽同比下降19.3%,但降幅较一季度收窄19.9个百分点。重庆、安徽紧随其后,上半年经济增速均较一季度大幅反弹7个百分点以上,显示出生产经营活动加快复苏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