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都冠以“*ST”前缀的*ST长城、*ST长动、*ST目药,构筑了曾经煊赫一时的长城系。

如今,*ST长城、*ST长动均沦为“1元股”,三家公司大股东所持股权陆续“上架”阿里法拍平台。名义实控人虽然仍在“长城系”手上,但三家公司的控股权已风雨飘摇。

法拍平台上的长城系

*ST长城近日公告,接到控股股东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集团”)通知,根据司法拍卖网络平台发布的网络竞价成功确认书,10月30日,用户姓名张宇在竞得长城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合计2371.678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51%,成交价格为2606.83万元。由此计算,每股价格仅1.1元。

危机早已发生。阿里司法拍卖平台页面上 ,长城影视(即*ST长城)的股份拍卖信息占据了整整一页。平台信息显示,11月16日、12月1日,长城影视6笔股权还将开启竞拍。截至10月30日,长城集团持股比例仍达33.20%,但几乎均被司法冻结。

来自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截图

截至11月5日,*ST长城股价收报1.27元,市值仅6.67亿元。

长城集团所持的长城动漫(即*ST长动)股票,也出现在法拍平台上。今年8月,*ST长动披露,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所持公司2279万股股份(约占总股本的6.97%)将被司法拍卖,起拍价4512.42万元,结果二度流拍。今年10月,该部分股份在法拍平台继续公开变卖,目前仍未有报名出价者。

来自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截图

据公告,如本次司法变卖最终部分或全部成交,可能会导致*ST长动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截至11月5日,*ST长动股价收报1.57元,市值5.13亿元。

长城系“三驾马车”中,1993年上市的天目药业(*ST目药),系杭州市第一家上市公司,其前身天目山药厂、黄山制药总厂拥有50年的历史,但在长城系掌控之后颓势依然,也在法拍平台寻找新主人。

*ST目药今年9月18日晚公告称,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因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败诉,被法院再次拍卖其所持上市公司250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0.53%)。永新华控股集团旗下永新华瑞于9月18日以4.515亿元的最高应价胜出。若竞买人完成股权过户,将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奇怪的是,截至目前,该交易尚未完成过户。根据竞买规则,拍卖成交后,买受人应在成交日起十五日内将余款缴付。

拍卖平台竞买规则截图

截至11月5日,*ST目药股价收报9.31元,市值约11.34亿元。

“速成”的长城系缘何崩塌?

长城系的掌舵人是浙江诸暨人赵锐勇。

公开资料显示,1954年11月,赵锐勇出生于浙江诸暨乡下一个茅屋里,祖辈世代文盲。赵锐勇做过代课老师、铁路临时工、农机厂学徒工,后来辗转进入媒体,设立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赵曾任诸暨电视台台长,《东海》杂志社社长、总编,《少儿故事报》报社社长、总编等职务,为中国电视家协会理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2014年初,赵锐勇旗下核心资产长城影视借壳江苏宏宝上市,在A股市场布下第一颗棋子。当年7月,长城集团斥资4亿元收购了四川圣达原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并更名为长城动漫,攻下第二个上市平台。

2015年,长城集团再度斥资5亿元,将天目药业控股权收入囊中,在两年多时间内搭起了长城系。2017年,又收购了港股上市公司“长城一带一路”。

在高光时刻,长城系总市值高达300亿元。赵锐勇曾对外表示,“实体经济必须要和资本市场对接共舞,才能做强做大。”然而,好日子并没有过多久。由于缺乏实业根基,加之大举收购负债累累,赵锐勇掌舵的长城系立马陷入困境。

2018年,长城系三家公司全面陷入亏损,合计亏损8.72亿元;2019年,*ST长城、*ST长动两家公司合计亏损13.5亿元。

2019年11月,赵锐勇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还被杭州中级人民法院以1307.69万元高价悬赏征集财产线索,并被限制高消费。诉讼缠身的长城系存在占用资金、违规担保等多项违规事项,三家上市公司也陆续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天眼查显示,长城集团“自身风险”多达248条,“周边风险”385条,“预警提醒”175条,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

从市值规模看,长城系三家A股公司最新总市值仅23亿元,其中*ST长动、*ST长城的市值规模位列沪深两市倒数第一、第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