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于威高股份、康德莱、三鑫医疗等同行来说,江苏伟康洁婧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康医疗”)资本布局明显掉队。在多年筹划上市未果后,伟康医疗依旧执着于A股上市。深交所官网显示,伟康医疗为近期新受理的企业。再度闯关背后,伟康医疗争议不少。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伟康医疗IPO前进行了上亿元的大手笔分红,报告期内分红金额更是超过三年的净利润。而伟康医疗系刘春良、刘丽洁父女100%控制的企业,刘春良、刘丽洁父女独享了分红的大礼包。

刘氏家族100%持股

从伟康医疗股权结构来看,存在一股独大的情形。

招股书显示,伟康医疗主营业务为一次性使用医用耗材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产品涵盖手术护理、呼吸、麻醉、泌尿和穿刺五大系列的上百种规格型号,主要产品为吸引管、吸痰管、鼻氧管、引流袋(包括防逆流引流袋、精密引流袋)等医用高分子材料类产品。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刘春良、刘丽洁父女通过直接及间接方式合计控制伟康医疗100%的表决权,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其中刘春良直接持有伟康医疗13.64%的股份,刘春良、刘丽洁通过昊鹏实业间接控制公司77.27%的股份,刘春良通过宿迁宏建间接控制公司9.09%的股份。

在资本市场,家族企业并不少见,但像伟康医疗一样,实控人完全100%持股的情形并不常见。投融资专家许小恒称,家族企业实控人的意志会直接影响企业发展战略的制定。

证券市场评论人布娜新进而谈到,刘春良、刘丽洁父女二人可以利用其控制地位优势,通过行使表决权对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选聘、发展战略、人事安排、生产经营、财务等决策实施控制及重大影响。“一般而言,绝对意义的一股独大不利于公司形成有效决策,也不利于形成有效公司治理。”许小恒如是表示。

伟康医疗在招股书亦提示风险称,如果公司治理制度不能得到严格执行,可能会导致实际控制人利用其控制地位损害公司和其他中小股东利益的风险。

公开信息显示,自2017年10月以来,伟康医疗就多次筹划A股上市事宜。但遗憾的是,其至今还未能圆梦A股。若此次伟康医疗能够如愿上市,刘春良、刘丽洁父女将迎来A股首个上市平台。

上亿元分红装入实控人口袋

通过对比此前的招股书后发现,此次伟康医疗再度IPO前多次进行大手笔分红,这一情形也存在不小的争议。

具体而言,2020年4月10日,伟康医疗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利润分配方案的议案》,以2019年末总股本5500万股为基数,按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8.18元(含税),合计向股东分配现金股利1亿元。2020年7月20日,伟康医疗2019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2019年度利润分配预案的议案》,以2019年末总股本5500万股为基数,按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9.09元(含税),合计向股东分配现金股利5000万元。

经计算,伟康医疗2020年共向股东派发了1.5亿元的现金红利。数据显示,2019年伟康医疗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为6904.39万元,前述累计分红金额远超当期归属净利润。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认为,这种分红金额远超当年净利润的做法,实际上分配的是历年累计未分配利润中的一部分,说明现任股东不愿意与未来的潜在投资人共享既往经营积累。

据招股书,2021年6月18日,伟康医疗2020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2020年度利润分配预案的议案》,以2020年末总股本4500万股为基数,按每10股派发现金12元(含税),合计向股东分配现金股利5400万元。2020年伟康医疗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为5470.5万元,当期分红金额与归属净利润几乎持平。不过,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该利润分配方案尚未实施完毕。

许小恒认为,伟康医疗这种做法不免让市场产生突击分红的质疑。后续的审核中,这其中的原因、合理性也恐被重点关注。从股权结构来看,伟康医疗的现金分红全部进了实控人的口袋。

另经计算,伟康医疗2018-2020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之和约1.93亿元,报告期内的分红金额超过前述数额。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认为,类似掏空“家底”式分红的方式并不可取,这也给公司后续还能不能分红打上一个问号。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以邮件形式采访伟康医疗。伟康医疗相关人士表示,“邮件已经收到,我会和领导汇报一下”。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伟康医疗的相关回复。

主营业务收入不及同行

与同行相比,伟康医疗资产证券化的进程已落后。

威高股份、康德莱、三鑫医疗、维力医疗、拱东医疗5家公司均已实现上市,其中威高股份在港股上市,康德莱、三鑫医疗、维力医疗、拱东医疗均系A股上市公司。

上述5家公司中,威高股份是领域内的龙头企业。数据显示,2018-2020年威高股份实现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约50.11亿元、56.56亿元、59.9亿元。

从伟康医疗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康德莱、三鑫医疗、维力医疗、拱东医疗4家公司2018-2020年的主营业务收入呈逐年增加的态势。康德莱2020年的主营业务收入规模达约12.48亿元,维力医疗2020年的主营业务收入规模超11亿元。三鑫医疗、拱东医疗2020年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约9.37亿元、8.2亿元。

而伟康医疗与上述企业的收入规模存在不小的差距且出现明显波动。数据显示,2018-2020年伟康医疗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约2.35亿元、2.54亿元、2.47亿元。

伟康医疗坦言,与威高股份、康德莱、维力医疗等行业领先企业相比,公司在产能规模、资金实力与技术研发积累等方面还存在一定差距。

伟康医疗还表示,公司目前融资渠道仅为内部积累和间接融资方式,融资能力相对有限,难以迅速或充分满足后续项目扩产投资、技术研发、营销布局建设等方面的资金需求。因此,公司需要打开直接融资的渠道,增强资本实力和抗风险能力,加快发展步伐。

伟康医疗在收入规模和资本实力方面与同行还存在较大的差距,这或许也是伟康医疗积极筹划上市的推动力。

(记者 刘凤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