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葛洲坝以下的江水恢复到正常水位后,点军区艾家镇艾家村三组枇杷垴江岸的石头阵也渐渐摆出了阵容。11月17日,天空蔚蓝没有一丝的云彩,能见度清晰得将伍家岗沿江护岸公园的树木尽收眼底,江水清澈透明能看清水里的鱼。

江滩上没有金黄的沙滩,只有沿江一里地鹅卵石,江风将江水卷成浪,不知疲倦地淘洗着江岸。江水退去之后,鹅卵石中有沙,有沙就有水,有了刚刚冒出鹅卵石的绿草。在江滩与江水的结合部,一道犹如鼓浪屿的礁石丛,怪石嶙峋,犬牙交错,礁石单个成景,聚集则垒成景观带。枇杷垴的石林因此被称之为“宜昌鼓浪屿”奇观,引得人们纷至沓来。

如水泥浇筑的鼓浪屿

艾家镇与伍家岗仅一江之隔,渡江仅仅10分钟左右,而驱车经夷陵长江大桥再绕行艾家需要近一个小时的车程,一度封闭式的艾家镇是孤独的,直到每年因江水恢复到正常水位之后江滩就如期露出水面,枇杷垴成市民打卡点,也因点军至艾家镇道路的升级,渐渐红了起来。

枇杷垴就在伍家岗长江大桥下的江滩上,这里的江滩石林,像用水泥将无数个小至手指般大小的卵石,大至饭碗大小的圆石浇筑在一起,摆成了各种造型,像一个巨大的混凝土工程猛然被冲的七零八落,大小不一、身姿迥异的陈列,随意在江边组合,如同户外地质奇观陈列馆。

江滩的石林有的被镂空成砚台,有的像用卵石粘连的隧道,有的则貌似影视中的海滩石林中的枪战沙场。

在江滩的石丛中人可以随意穿越,有的地方恰似岩屋可以遮阴避雨,有的仅够一人侧身而过,站在江滩岩石的高处一览众礁小,就感受到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与奇妙。

大自然是如何捏造、浇筑、雕刻这些艺术品呢?为何这些由无数的小石子粘连在一起的巨石滩,如飞来之石在这里自成一派呢?很多的谜团让人思索,有人就想起了厦门的鼓浪屿,这里虽然是长江却有大海边的风情。浓缩版的鼓浪屿,每到周末打卡者络绎不绝,在长江的丰水期这些江景成了江底档案。11月17日,宜昌长江水位为41.03米,长江流量为9670立方米每秒,而记者发稿时的11月22日,长江水位上升至41.13米,长江水流量为9900立方米每秒。由此可见只有宜昌长江水位低至41米时枇杷垴的江滩景观才会再现,宜昌的鼓浪屿就若隐若现。

11月17日并不是周末,枇杷垴江滩显得冷清,5名打卡的女性正在此拍摄抖音自嗨,2名男性则在滩礁上拍照……江边的风强劲,带来了阵阵江滩的腥味,有的礁石被掏空,形成滩礁,在石头阵中,滩礁前后左右串联,穿越这些滩洞就成了孩子玩耍的天堂,11月21日记者再访枇杷垴时是周末,大量的孩子在这里排兵布阵。

江滩上的石林有的像醉卧雄狮、有的像犀牛望月,有的像海豹回眸,像什么都有想象的空间,12生肖图、少林塔林、八阵图,一幅大片拍摄的外景地。于是有人就会感慨,宜昌近郊还会有一个这样的去处。

江水复位千人打卡枇杷垴

每年风和日丽的油菜花期成了打卡高峰,最高达到1000人以上,油菜和小麦收割的季节也就差不多到了汛期,汛期枇杷垴的江景就偃旗息鼓了。

虽然已经过了下午2点,居住在艾家村三组与枇杷垴直线距离约100米的殷钧梅却正在家里用午餐,采摘柑橘季节对她来说分秒必争。事实上殷钧梅的家就在正如火如荼修建的伍家岗大桥至宜都的江峡大道上,她家的房子被征迁,举家搬到至喜大桥尽头的安置小区,这个房子是她租住的。她在罗镜滩开过餐馆,准备近期就在枇杷垴开设农家乐,这将是枇杷垴上的首个农家乐。

殷钧梅坦言,每到春季枇杷垴就会遇到停车难,交通瘫痪,2公里的路边全部停满了小车。艾家村支书方志言告诉记者,艾家村为了应对市民在宜昌的鼓浪屿打卡,投资37万元正在修建卫生间,近200个车位的免费简易停车场即将完工,11月底投入运行,从伍家岗长江大桥一直堵到枇杷垴路段的停车难将彻底化解,即便是上千人,如厕、停车不再难。

枇杷垴是灵动的,在码头遗址上,几只老鹰正在空中盘旋着,忙碌着。因劲风在6级以上,老鹰不得不开动发动机,不停地煽动双翅,还有几只老鹰在江滩公路边的大树上蓄势待发。

在江滩景点集中区域,一名刚刚从伍家岗驾车从伍家岗长江大桥过来的钓客正在为硕大的鱼钩挂泥鳅,以泥鳅为诱饵垂钓翘嘴白。鱼钩的尽头有一个螺母,随着嗖的一声,刷向了50米之外。钓客有自己的生活,钓鱼其实钓的是寂寞,不打牌不抽烟就这个垂钓的爱好,不为渔获,有时几天不开张,但是乐此不疲。

印度尼西亚的凉亭,被称之为发呆亭,在休息的时刻就漫无边际的想心思,印尼人称想心思就是发呆,而亭子里是发呆的理想地。

枇杷垴没有修建发呆的凉亭,在枇杷垴的江滩上,坐上怪石的顶端,眺望伍家岗长江大桥,桥下江中船来船往,蓝的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通透得能看见伍家岗江堤上散步的身影,江风将头发吹得乱舞一起,此刻独自想想陈年旧事,想一想心事,晒一晒心情是不错的选择,有空去枇杷垴发呆去也是休闲。

枇杷垴的“石头阵”,这些石头其实是由鹅卵石被浆裹在一起的,就像是天然混凝土将卵石聚焦在一起。最大的怪石有两人高,游客们在“石头阵”中穿行取乐,周末最多时江滩上有上百个帐篷。

其实,枇杷垴江滩还很长,从枇杷垴沿江往下游步行,经过长江航道趸船往下,又是另外的江滩风景,江滩上有各种图案的奇石,更有趣的是小孩子们在江滩上发现了只有在海滩上才有的贝壳,虽然贝壳的体积小了许多,如果不注意甚至忽略了贝壳的存在。

玉米挂红须时开始涨水枇杷垴被淹没,国庆一号柑橘采摘时水位回归到正常时枇杷垴露出芳容,而当地人称枇杷垴的石林为蟾蜍石,虽然叫的有些野蛮,但是却很形象,滩礁全身上下全部由小鹅卵石组成,是十足的蟾蜍模样。

艾家河原是古遗址群

在艾家村枇杷垴的江滩中,鹅卵石堆里不难发现有很多颇具年代感的陶片,其实不是简单的近代陶片,更多的是远古时期,甚至是商代古人类活动的见证。

据文字记载,在艾家尚未建镇,隶属于宜昌县桥边镇管辖时期的1984年,宜昌地区文物普查时,在此发现了林子岗、枇杷垴、沱盘溪古人类活动的遗址。因这几处遗址的文化内涵丰富,特点较明显,对研究鄂西古文化发展序列颇有文化价值。

从罗镜滩至东南面的仙人桥一带,分别有孤儿岗、张家垴、十二背(即形如鱼背的十二座小山)呈弧形屏围,故艾家河略成呈半圆形盆地。这里依山傍水,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是古代人类活动、繁衍的理想之地。

而林子岗遗址位于艾家河村的长江岸边,因江水数年冲刷,岸边形成一道断崖。断崖高达4米多,其下为1至2米厚的文地化层。遗址残存范围东西长约100米,南北宽约30至50米,文化层中含陶片较多,故采集了部分遗物。而遗物中有石斧、砍砸器、罐、盆、盂、钵、缸等。林子岗遗址延续时间较长,从新石器时代一直延续到商代。枇杷垴遗址因江水年年冲刷,破坏严重。断崖上暴露的文化层长约80米,厚0.5至1米。其时代约为商未至汉代,但主要文化内涵属于汉代。当艾家村支书方志言提供了这些历史考古依据之后,才知道如今枇杷垴断崖暴露出的文化层厚度应该在4米以上,在枇杷垴江段发现的各种陶片,并不是普通陶片那么简单,都有着久远的历史故事和考古价值。

文化的话题有时太深奥,让人感到累,但我们知道枇杷垴是古人类的遗址,脚下的每一个砖头、每一片陶片都是故事,这是欣慰的事。

但是是什么物质具有这么大粘性,将成千上万颗鹅卵石凝聚在一起,才让艾家成为鼓浪屿一样的海滩景观呢?这个是值得解密、探秘、求知的旅途。在游玩中增长知识应该说是最好的收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