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运河 如何漂来北京城

170件文物汇聚国博大运河文化展

《运河全图》等重磅文物首次亮真迹

水波为曲,桨帆当歌,大运河带着故事,“流”进国家博物馆展厅。这场“舟楫千里——大运河文化展”的展厅里,170件文物中图的比例颇高,严谨的平面图、写意的风景图,还有数据统计图等应有尽有。其中,《运河全图》《潞河督运图》《河防一览图》等重磅文物均为首次亮真迹。

进入展厅,展线宛如一条蜿蜒河道,文物、模型和视频等按照“一河千载通南北”“货通南北利四方”“千艘并进万夫牵”“神工当惊世界殊”“因河而兴文化盛”五个部分,系统展示大运河的开凿历史、通航功能、漕运管理、工程技术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策展人赵永说,这是国博首次全面系统展现大运河及其衍生出的深厚文化底蕴,展览将持续近4个月。

古画卷

“直播”运河繁华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大运河亦是如此。展厅里,一件件文物就像是一条条时空隧道,带领观众重返过往,看一看古人眼中的大运河。

在《潞河督运图》上,以督运官舫为线索,以盐坨春季开坨为核心,向左右两侧展开。图中两岸码头、衙署、店铺、酒肆、民居等琳琅满目。有人数了数,这张纵41.5厘米、横675厘米的画卷上,一共绘有官船、商船、货船、渔船等64只,官吏、商贾、船户、妇孺、盐坨杂役等820余人。尤为难得的是,每一个人物形态各异,极富生活气息。国博介绍,最近,也有学者研究认为,这是一幅展现乾隆年间天津的画卷,描绘的是潞河尾闾天津三岔河口一带的漕运盛景和民俗民风。

专家还透露了一个细节,一条运河,由南往北和由北往南所携带的商货大不相同。除了农产品、丝织品、纸张、铁铜器、药材等,扫把、竹子、扁石等商品“俱不算货”,即可任意携带而不纳税。

展厅里还展出了《乾隆南巡图》的第四卷。这幅画中,乾隆皇帝直接露脸儿。史料记载,清朝康熙和乾隆曾先后六次南巡,主要目的是为了加强清政府对运河以及江南地区的统治。他们出巡的线路基本上就是沿着京杭大运河线路行进。此次展出的画卷描绘的正是乾隆渡过黄河后,当日和次日视察黄河、淮河、运河和洪泽湖四大水系汇合处险要工程的场景。

还有一幅《漕运图卷》,也绘制于乾隆年间,不过画家并未留下名字。这幅画宛如一场“航拍直播”,采用平立面结合的鸟瞰式形象画法,描绘了自洞庭湖和岳州府开始,经长江、运河至北京的水道路线及沿途城市、山脉、河流、湖泊、闸坝、桥梁、村庄等地理景致。专家说,清代京师给养主要靠征自江、浙、赣、皖、湘、鄂、豫、鲁等省的漕粮,由于漕粮运输主要靠贯通南北的大运河,所以漕运水道便成为国家得以正常运转的经济命脉,因而备受关注。

皇城建材

如何“漂”进北京城

“水上漂来的北京城”的故事,也成为展厅里的一个篇章。“一砖一石都是精心挑选的。”展览设计师何欣指着4块灰砖举例,别看它们不起眼儿,但是有句老话是“临清的砖,北京的城,相隔八百里,漕运六百年,紫禁城上有临清”。这就是临清贡砖,展出时特意竖起来摆放,就是为了方便观众看清砖上的款识。

还有一块展出的城砖上印制着“二十八年”“张家湾窑”等字样。专家介绍,当年皇家建筑用砖是由江南(今江苏)、安徽、河南和山东四省的一些府、州、县的官窑场烧制,然后由大运河运到通州,朝廷还专门设置了官员进行管理。

紫禁城里的金砖也被请到了展厅里。正方形的砖,侧面有款识,烧制产地、制作年代、制作者姓名、规格等都做到可追溯。这些砖的产地都是江苏的苏州等七府,烧制金砖的窑被称为“御窑”。专家说:“金砖不是真金,它的制作方法特别独特,工艺也很复杂严格,一块金砖的制作过程大约需要一年左右。”烧制好的金砖,也是顺着大运河运到通州,再经过陆路运输到京城。嘉靖七年,通州城东北也设有金砖厂。

“皇城建筑所有贵重木料,都是由运河运到北京”“通州东大运河遗址出土了8根巨大的皇木,其中一根硬合欢木上烙印着‘顺太’和苏州码数字”……一段段北京和运河的渊源,通过展品、文字和图片等形式展现出来。北京烤鸭、京剧和花茶与运河鲜为人知的故事还被制作成小视频,观众可以循环观看。

展厅里还有一幅元代《卢沟运筏图》,画面中心是一座11孔桥,桥栏板望柱顶端均雕幼狮。除桥身上拱外,其他特征都与北京现存的卢沟桥相吻合。著名文物专家罗哲文曾对此图进行细致研究,认为漂运木筏的场景与元代初年大都城的修建相关,画中描绘的就是元初修建大都城时,从西山砍伐木材,以木筏的形式沿着卢沟河运送至卢沟桥,再转陆路运至大都城里的场面。

观展·解码

清代可追溯“二维码”

如今流行的商品可追溯二维码,其实早在清代就出现了。在展厅里,有一把扇子,其实就是当时的“二维码”。

原来,清代各地漕粮运抵通州后,官府委派雇佣的经纪人验收。为了防止勒索舞弊等情况发生,就制定出密符制度。每一名经纪都有自己的一套密符。专家说,这把扇子的使用方法是每名军粮经纪在自己验收、转运的漕粮袋上,根据验粮情况,用上好的“福炭”把自己的符形画在明显位置。监察官员随时抽查袋内的漕粮质量,合格则罢,如有不合格的,则对照粮袋上的符形,知道符名,查出真实姓名,然后按照朝廷规定,予以惩处。抽验漕粮转运途中的粮袋,是否合乎数量和质量,从根本上堵住了京、通仓亏空漕粮的渠道,也从根源上保障了入仓粮米的质量和数量。

展厅里,观众还可以体验当一次“验收官”,利用“密符扇”标货、识货。

运河上的“突发新闻”

展厅里,一张清代黄钺绘《漕河祷冰图》,就像是一张“新闻照片”,定格了清嘉庆年间,时任户部给事中的陶澍沿运河南行视察漕运时经历的一个小花絮。

在古代,漕运一旦受到雨雪、霜冻、狂风等自然因素的阻挠,往往会让督运官感到束手无策,甚至把希望寄托于虚无缥缈的神灵庇佑。清嘉庆年间,陶澍就碰到过一次,当他行达露筋祠时,北风劲吹,湖水结冰。此时北上回归的空漕船出长江的只有一半,其余漕船就冻结在此。陶澍“深恐贻误漕行”,便斋祷于露筋娘娘。第二天风和日暖,全河水泮,各船出江告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