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假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有“欧洲支付宝”之称的德国金融独角兽Wirecard被审计方安永曝出了财务丑闻,Wirecard声称托管在菲律宾银行的19亿欧元(折合21亿美元)“不翼而飞”。更离奇的是,多家媒体认为,这笔失踪的资金也许压根就没存在过。但这个数字却相当于Wirecard10多年来公布的所有净利润之和。这种大白天说谎话的惊人丑闻发生在以严谨著称的德国,实在令业界惊诧。

除了这个21亿美元的漏洞,去年Wirecard还曾对外发债和向15家银行贷款,其中包括中国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

目前Wirecard欠债权人将近40亿美元,因无力偿还,已于6月底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Wirecard股价因此一度暴跌80%,曾经市值2000亿元的支付巨头,如今沦为了一只垃圾股,留下了一地踩雷的股民和银行,以及10亿美元投资打了水漂的软银。

审丢21亿美元,审计机构安永此前都干了什么?

1999年,Wirecard在慕尼黑郊区成立,起家业务是给在线赌博和色情内容提供支付服务。2006年,Wirecard通过收购XCOM银行进入银行业,随即获得Visa和Mastercard的许可。过去10年,Wirecard通过收购全球各地的小支付企业,来迅速扩张规模。Wirecard跟支付宝、微信也是合作伙伴,我们在欧洲国家付款走的就是Wirecard的结算通道。

6月18日,原本为Wirecard公司2019年年报披露日期,但Wirecard却极为反常地第四次宣布推迟。负责审计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称,Wirecard无法提供财务报表信托帐户中19亿欧元银行存款余额的证据。

在Wirecard没有许可证的市场上,该公司会采用第三方合作伙伴为其处理支付事宜。从这些业务中获取的收入会被存入上述信托账户,而不是直接付给Wirecard。Wirecard给出的解释是,这是一种风险管理方式,当有费用争议时,这些钱可用来处理客户的退款事项。

在2019年底,这笔资金的最初受托人蹊跷地终止了和Wirecard 的合作,提供了一家菲律宾律师事务所作为第二受托人。Wirecard向审计机构声称,这笔19亿欧元的资金已经由新加坡华侨银行转移到菲律宾两家新的银行,并提供了证明材料。

到审计2019年年报时,这个谎言终于被拆穿了。安永收到了两家银行受托人账户虚假确认信后,拒绝在年报上签字。随后,菲律宾方面也发表声明说,这笔失踪的资金并没有流入菲律宾市场,此前提供的存款文件也是伪造的。

“有明显迹象显示,这是一种精心策划的复杂诈骗,涉及世界各地不同机构的多个当事方,目的是蓄意欺骗。“随后安永发了一份声明,表示自己也是被骗的那方。

在这起欧洲金融界丑闻中,作为审计机构的安永真是无辜的吗?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知情人士透露,Wirecard曾声称有10亿欧元现金,存入新加坡华侨银行,但安永从2016-2018年期间都未直接向新加坡华侨银行索取关键的账户信息,审核员一直依靠的是Wirecard和第三方受托人提供的文档和屏幕截图。新加坡华侨银行表示,在2016年-2018年,他们也没有收到安永关于Wirecard的任何查询。

一位大学会计学教授明确指出,安永这种依靠第三方提供的账户确认书的行为严重不规范。也有行业人士指出,现金是最容易审计的,如果这都弄不清楚,证明安永的审计很糟糕。

不管安永在声明里怎么装无辜,把21亿美元“审丢了”已是赤裸裸的事实。等待它的是越来越多的法律诉讼。德国股东协会SdK表示已起诉安永德国的两名现任员工和一名前任员工,Wirecard投资者也准备在德国提起集体诉讼。据德国媒体Der Spiegel报道,软银也在考虑起诉安永。

丑闻曝出后,2019对Wirecard进行投资的软银高管Akshay Naheta在Twitter上斥责了安永,并对安永所缺乏的责任心感到困惑。“作为一个旨在保护上市公司和私有公司中债权人和股东的组织,他们的投资者保护义务非常失败。”

2001年,作为全球第五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安达信因为对安然公司审计不周而破产。此前,瑞幸咖啡的审计机构也是安永。作为一家近期连续曝出两起审计失职的大型会计事务所,不知道安永还能否保住“四大之一”这个名号。

监管机构为Wirecard遮风避雨,有“拉偏架”之嫌

实际上,关于Wirecard的高增长和账户问题早就受到外界质疑,也最终在多方力量的配合下原形毕露。

2015年,《金融时报》上线《House of Wirecard》专题系列,提出该集团的资产负债表上似乎有2.5亿欧元的缺口。但Wirecard向《金融时报》发出律师函,并聘请公关公司处理相关事务。

当年,Wirecard宣布以3.4亿欧元收购相关公司,拓展印度支付业务。美奇金咨询的报告指出,Wirecard在亚洲各地的业务规模远小于其声称的规模。Wirecard反驳,该利空报告为付费报告,美奇金咨询以此牟利。2016年,还有匿名卖空者发布了一份指向Wirecard与洗钱相关指控的卷宗,Wirecard随即否定了指控内容。

真正让Wirecard露出狐狸尾巴,得感谢一位吹哨人。2018年,新加坡金融监管局接到一名举报人的电话,称Wirecard当地团队为了增加收入伪造发票和合同。这条线索得到了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推动新加坡当局进行调查,目前当局还在调查中。

也是在这一年,虽然受到指控,但在德国蓝筹指数Dax 30里,Wirecard取代了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成为全球股市的风向标。CEO马库斯·布劳恩(Markus Braun)告诉投资者,未来两年的销售额和利润将翻一番。

2019年1月,英国《金融时报》发布了有关新加坡调查的第一篇报道,Wirecard立即反驳为“假消息”。匪夷所思的是,德国监管机构BaFinBaFin开始以市场操纵指控为由,对《金融时报》展开调查,并宣布全球投资者将被立即禁止对Wirecard建立新的空头头寸或增加现有空头头寸,理由是,“Wirecard具有经济重要性,其股价暴跌对市场信心造成了严重的威胁。”

众多空头对此牢骚满腹,认为监管部门有“拉偏架”之嫌。长期以来,一些做空者认为Wirecard利用第三方和空壳公司营造出虚假的业务规模。

随后,Wirecard宣布将起诉《金融时报》。但《金融时报》在接下来的调查中扳回一局,披露Wirecard一半的业务实际上是外包的,其中菲律宾、新加坡和迪拜的三个合作伙伴为Wirecard贡献了全球大部分利润,并指出Wirecard在迪拜和都柏林的单位利润都被虚假夸大了。

在投资者的压力下,Wirecard聘请会计事务所毕马威(KPMG)进行一次特别审计。2020年4月,毕马威报告发布,称由于其工作存在若干“障碍”,因此无法证实Wirecard2016年至2018年财务报告中利润最大部分的真实性。

毕马威也对10亿欧元的现金余额提出质疑,理由是提供与这笔钱相关文件证据的新加坡受托人,在调查之前就已经与Wirecard断绝了关系,难以保障真实性。

2020年6月22日,Wirecard首次承认了这起多年会计欺诈的潜在规模,警告这笔19亿欧元现金可能“不存在”。这个谎言才终于全面崩溃。

作为欧洲金融史上最大的丑闻,德国当局正在全球范围内对Wirecard进行调查。7月9日、10日,加尔达国家经济犯罪局相继突袭了Wirecard在都柏林和爱尔兰的办事处,慕尼黑检察官还逮捕了Wirecard迪拜分公司的负责人。Wirecard前CEO马库斯·布劳恩自首后被保释,目前失踪,正在被德国警方通缉。

除了有关潜在欺诈和虚假会计的调查,德国检察官披露,他们还正在调查可能跟Wirecard高管有关的洗钱活动,一些案子最早可以追溯到2010年。由此,一大批投资者、银行也在这起丑闻中损失惨重。

彭博社披露的数据,中国银行发放贷款8000万欧元;中国农业银行发放了5500万欧元。要知道两个月前,中国银行才刚被曝出“原油宝”事件。据报道,中国银行可能冲销Wirecard所欠8000万欧元贷款中的绝大部分,并且关闭对其相关剩余金融授信,还已经决定聘请国际律师团队以挽回这次遭受的损失。

回看这个欧洲金融神话的破裂,除了审计机构没有做到足够的尽职尽责,德国监管机构的遮风挡雨也是酿成这个骗局的原因之一。欧盟将要求对德国监管机构BaFin进行初步调查,以评估该机构是否对Wirecard监管不力。

德国政府现在担心Wirecard丑闻可能损害该国金融业的声誉。政府官员表示,Wirecard案证明,审计师的自我监管没有发挥作用,目前需要思考行业监管是否应该以目前的形式继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