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9年11月27日携号转网政策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正式实施至今已超过50天,成效究竟如何?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在京召开的全国“携号转网”服务监管电视电话会议给出的相关答案是:总体情况向好,但是部分地区电信企业服务不规范、不到位的情况仍然存在。

而根据《国际金融报》记者近日实地探访上海多家电信企业营业厅的现状来看,也从一定程度上证实了上述说法。相比试运行初期三家运营商各开放一家营业厅提供携号转网服务,目前很多小型、新开的营业厅均可以办理该业务。据运营商公布的数据,目前全国有超万家营业网点可办理携号转网。此外,根据受访者的反馈,记者也了解到,携号转网在用户群体中也已经大范围推广,大多用户虽然没有携号转网的需求,但已经知道有这项服务。

不过,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虽然目前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的官方口径均为对携入和携出的用户数量没有任务要求,但从目前实际展开情况来看,事实并非如此。为应对“携号转网”带来的用户流失,运营商们可谓使出浑身解数,花招百出,但在这一过程中也引发不少争议。

靓号转网矛盾难解

根据三家运营商方面给予记者的回应,携号转网是运营商为用户提供的服务,集团对于携入和携出的用户数量没有任务要求。三家运营商的客服人员也向记者表示,携号转网的用户与新用户办理套餐的价格一样,并没有额外优惠。

但实际情况并没有这么简单,自试运行起,关于运营商花式挽留和抢夺用户的消息便经常在社交网络上出现。例如,在部分地区,用户收到运营商关于携号转网送话费的消息;记者此前短信查询携号转网资格后,很快便收到运营商客服电话,并办理了优惠套餐。

为保住存量用户和挖掘友商用户,电话挽留、赠送话费流量已是基本操作。从这个角度看,携号转网推动了运营商改变以往“重新轻老”的用户经营模式,但矛盾也随之而来,尤其集中在靓号转网方面。

关于靓号转网,携入门槛不高,三大运营商方面均向记者表示,携入靓号不要求最低消费和预存话费,关键矛盾在于携出。近期,靓号用户携号转网被要求支付高额违约金的事件频发,而且多集中在二三线城市。

据媒体报道,沈阳的欧先生手机号尾号为“333”,今年套餐到期办理转网时被告知靓号为终身制,转网需付5万赔偿金;无独有偶,山西太原一电信用户在办理携号转网时被告知手机号码存在有效期20年的靓号协议,要转出需要缴纳1.8万元违约金。

记者总结发现,由于三大运营商对靓号的管理办法和使用规则不同,且靓号协议条款多、有效期长,靓号用户无法“说走就走”,与运营商矛盾频发,而这也是2020年携号转网工作面临的大一难题。

通信行业专家刘启诚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分析,靓号转网难背后主要是利益分配的问题,由于靓号的高附加值作用,用户在原运营商处已经享受到了很多特殊服务,转网后则会给新运营商带来更大收益。

不过,也有运营商人士向记者“诉苦”,每家运营商套餐资费和客户当时签订的入网协议不同,所以不方便制定一个标准细则,有些靓号用户当时签订入网合同时明确规定了保底消费,但现在毁约转网不愿意做任何赔偿,“这也说不过去”。

事实上,围绕着靓号的争议已经存在多年,《电信网码号资源管理办法》规定,码号资源属于国家所有,禁止运营商向用户收取选号费。而靓号的保底消费协议实际上是用每月最低消费来代替向用户收取选号费的“擦边球”行为。

虽然主管部门禁止运营商买卖靓号,但用户对靓号需求确实存在,由此也催生出不少靓号灰色交易市场,记者随机在某号码交易平台发现,188靓号、移动豹子号、大循环靓号、顺子号等手机号码均收取百元至万元不等的卡费,部分四连靓号可以卖到七八万元。

有电信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示,主管部门承认靓号有价,是解决靓号转网矛盾的前提,如果明确靓号有价,靓号卖出后,在使用时可以和普通号码一样对待,运营商和用户之间也容易达成共识。

但是,这种做法也会带来很多负面影响。刘启诚表示,承认靓号有价会引起更多麻烦,一是等于变相支持灰色交易,二是原有相关码号资源管理规则都得改。

运营商竞争格局未变

虽然目前仍面临着诸多难题,但携号转网已是大势所趋,特别是在相关政策的推动映衬下,显得尤为明显。正因如此,有市场观点担忧,携号转网的竞争压力会使得三大运营商“强的越强、弱的更弱”。

工信部此前曾公布截至2019年11月26日的携号转网数据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的转出用户占比分别为16.3%、57.6%和26.1%,转入占比为49.3%、28.1%和22.6%。

中国移动则随后拿出了2019年11月10日至11月26日26省试运行数据“表示不服”,在携入用户量和净携入用户数量两个指标中,中国移动都是最高的,且携出率最低。而在这组数据中,中国联通的净携入用户数为负。

而从近几个月三大运营商的移动用户数量变化情况来看,中国联通正面临着不小的压力。三大运营商2019年11月经营报告显示(12月经营报告暂未出),中国联通的移动出账用户减少了85.6万户,而在此前的10月份,其移动出账用户下降了261万。

刘启诚表示,中国的移动用户从增量市场往存量市场发展已经有四五年,在三大运营商中,中国联通用户本来就少,从2G和3G向4G转的存量用户基本已经转光了,对其他运营商用户吸引力弱,再加上携号转网转走的部分用户,所以造成现在用户流失的情况。

在外界看来,在整体十多亿的移动用户中,实际携号转网用户数只在百万级别,对三大运营商的营收和竞争格局,不会产生特别大的影响。

那么,当携号转网遇上5G商用,是否能够能给原本处于劣势的运营商带来“逆袭”的曙光?

此前,三大运营商的资费标准与套餐制度差别不大,近期记者采访发现,三大运营商均推出购买5G手机套餐打折的活动,优惠幅度也接近,这也意味着,在5G时代,通过打价格战来抢夺大量用户似乎不太现实。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向记者表示,价格战是弱势运营商改变竞争格局的一个有效方法,但在目前5G和携号转网的新环境下,三大运营商套餐资费接近,联通作为后进运营商,价格是其非常重要的进攻武器,没有这个武器,对它来说则会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

不过,根据最新消息,中国联通已经找到了“盟友”正发起进攻。1月15日,中国联通联合小米推出了目前最便宜的套餐,月资费49元起,其中包含了20GB流量。